可是一进卧室,张天赐却不由得一呆。

  因为这时候,素素正坐在床边,弯腰俯卧在金思羽的身上,嘴对嘴地向金思羽吹气。

  “素素,你这是……”张天赐问道。

  “哦……我想让表嫂早一点恢复。”素素抬起头来,有些脸红,说道:“我体内有狐丹,是我这么多年的修炼所得,现在我给表嫂传一些丹气,应该对她有好处。”

  张天赐有些感动,说道:“好处是肯定有,只是有损你的修为,难为你了,素素。”

  素素说的狐丹,是她几百年的修炼中,真气在体内丹田凝结而成的,属于内丹,非常之纯净,其中含有极大的生气和灵气;而张天赐利用鼎炉炼成的丹药,属于外丹,和内丹各有其妙。

  但是总体来说,张天赐目前炼成的丹药,远不如素素的内丹效果好。

  只是素素这样散发自身丹气,恐怕要耗费十来年的修为。

  “没事的表哥,我最近内丹有成,也是吃了龙虎丹的原因,这时候,就算是全部还给表嫂,也只是投桃报李礼尚往来。”素素笑了笑,弯腰又要来吹气。

  张天赐急忙拉住了素素,说道:“不用了素素,你歇一会儿,我来看看思羽。”

  素素这才点头,站在一边。

  张天赐给金思羽把了一会脉,微微点头,说道:“已经好多了,不用多久,应该会醒来。”

  “太好了……”素素激动,又看着张天赐,道:“表哥,表嫂身后的鬼王印,你也该看一下。”

  张天赐点头,关好房门,也不回避素素,解开金思羽的衣服,来看她身后的鬼王印。

  那个印记依旧,只是鬼王嘴角上的笑意,深重了许多!

  素素也看着金思羽的后背,说道:“表哥,好像表嫂身后的鬼王印,提前发作了。”

  金思羽以前说过,鬼王印开始露出大笑的表情时,就是自己的生命终结之时。

  “肯定是提前发作,要不然,就不会有昨晚这件事。”张天赐替金思羽整理好衣服,皱眉道:“本来,思羽的鬼王印,应该在两年以后才会发作,带走她的魂魄。这次提前,估计是我和思羽的圆房,惊动了那个鬼王,所以他们提前动手了。”

  素素垂泪,说道:“表哥,都是我不好。是我出的馊主意,结果你和表嫂没有感应,反而被鬼王感应到了……”

  “傻话,关你什么事?”张天赐一笑,起身拍了拍素素的肩头,说道:

  “我和思羽之间,其实也有了感应。昨夜里花轿没到,我和思羽都同时察觉了,这就是感应的表现。至于鬼王提前动手,也不是坏事。较量一下,也杀了他们的威风。对以后来说,也是知己知彼。”

  “可是害的你暴露了身份。”素素说道。

  “暴露身份又怎么样了?丑媳妇也要见公婆,迟早的事。”张天赐一笑,忽然低声说道:“其实素素你不知道,我很早就想公开身份了,藏着掖着,行动更加艰难。暴露身份,反而好处多多。”

  “啊?为什么这么说?”素素一呆,问道。

  张天赐得意地一笑,低声说道:“我公开了身份,思羽就是龙虎山天师夫人,整个龙虎山的力量,都将拼死保护思羽。甚至是天下道门之中,也不能袖手旁观。现在,那个鬼王的对手,不是我张天赐一个,而是庞大的天下道门。”

  “龙虎山那边,自然会支持你,至于其他的人,只怕未必听你的,甚至会骚扰你,给你添麻烦。”素素沉吟着说道。

  “一步一步来,等我威信够了,他们自然会听我的。”张天赐说道。

  素素点头,又道:“可是你师父和狐仙老祖的意思,都不想你这么快暴露身份的。”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我还是龙虎山天师大真人,我为什么凡事都要听别人的?”张天赐更是一笑,道:

  “狐仙老祖,只是在龙虎山内部,和我身份相平。在天下道门中,还是天师的分量为重。所以,我现在公布身份了,龙虎山所有的力量,包括狐仙老祖,都要改变策略,为我保驾护航。在急难之时,我会带着思羽,直接住进天师府。鬼王再厉害,也不敢去龙虎山撒野。”

  素素听着听着,脸上露出了笑意,说道:“表哥,看来你早就有过这个打算了,分析的这么透彻。”

  “嘿嘿,这些事不足为外人道也,素素你心里明白就行。龙虎山这几天,一定会有人来,到时候,就说是被逼无奈暴露了身份。”张天赐笑道。

  素素急忙点头,表示明白。

  张天赐看看金思羽,又走出去,陪着徐森夫妇说了一会儿话,喝了两杯茶。

  毕竟这对夫妻,是阁皂山的掌门,道门中的大人物,也不能过于怠慢。

  天色大亮的时候,素素在卧室里一声喊,说道:“表哥快来,表嫂醒了!”

  张天赐大喜,对徐森夫妇道一声失陪,转身进了卧室。

  金思羽的确醒了,但是眼神非常无光,一片迷茫,很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思羽,你好些了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张天赐急忙弯下腰去,扶着金思羽的两肩,问道。

  金思羽看见了张天赐,恍惚了一下,忽然一把抱住,哭道:“天赐,我死了吗?”

  “没有,你没有死,我们都没死,我们都好好的。”张天赐心中一喜,扶着金思羽坐了起来,将她拥在怀里。

  素素也很高兴,在一边看着,时不时地擦眼泪。

  金思羽显然在昨夜里受惊过度,抱着张天赐不肯放手。

  张天赐和素素柔声安慰着,良久,金思羽才平静下来。

  “天赐,昨天夜里的鬼面男子,是不是要害我的鬼王?”金思羽情绪安定以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不是,那个人……是给鬼王帮忙的,他当时叫你王妃娘娘,就可以听出来了。”张天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怀疑,他就是我父亲。真的没想到,他竟然入魔,成了鬼王的帮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虚度的爱情年华,虚度的爱情年华最新章节,虚度的爱情年华 乡村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