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中年男子大吃一惊,以至于声音都变了腔调,听起来有点不男不女。”

  “什么?难道是化妆的?”金思羽一呆。

  张天赐揽着金思羽的肩头走向出租车,一边说道:

  “现在科技发达,网上就有仿真的人脸面具,更本不需要化妆。这丫头,不过是换了衣服戴了假发和面具,但是身材出卖了自己。作为一个老司机,我阅人无数,说实话,我隔着衣服都能确定她的三围。”

  金思羽皱眉,道:“仅仅从身材上,就可以确定是红衣女子?”

  “还有香味。”张天赐嘿嘿地一笑,道:“还有手感,刚才我在她屁股上打了两巴掌,手感明显不一样啊。”

  “猥琐!”金思羽瞪了张天赐一眼,一扭腰,摆脱了张天赐的半拥抱状态。

  张天赐表示委屈,道:“姐姐,这不过是一报还一报罢了,谁叫她用弹弓打我屁股的?”

  “那谁叫你语言上猥亵人家的?”金思羽噗地一笑,又问道:“对了,既然你认出她了,为什么不拦下她,问个清楚?这回错过了,以后又去哪里找她?”

  “姐姐,你真的以为是我猥琐,所以打她屁股的?”张天赐一笑,亮起手掌,道:“我在那丫头的身上,打了两道追魂符。两天之内,我可以了解她的动向。”

  金思羽又惊又喜,道:“你还有这本事啊?可是为什么……你不打在后背而是打在人家屁股上呢?”

  “呃……”张天赐眼珠一转,一本正经地道:

  “常言道……胸如井背如饼,人的后背很脆弱,不能乱打,弄不好会死人的。所以,一般都打在胸前和屁股上,胸前更是敏感,所以……我斟酌了一番,还在打在后面好了。”

  “真是君子啊,啧啧。”金思羽脸上挂着嘲笑的表情,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她?”

  “明天吧。”张天赐说道。

  张天赐考虑过,今晚要给王凯的儿子招魂,不宜在横塘小区门前节外生枝。惊动里面的老鬼,实为不智。

  而且,就算你抓住伪装成男人的红衣女子不放,也没有个道理。一番纠缠,人家死不认账,你还是得放行。

  所以呢,张天赐要放长线钓大鱼,打算明天晚上顺藤摸瓜,找到这红衣女子的住所,将她的底细摸清楚。

  “好,明天晚上看你手段。”金思羽一点头,上了出租车。

  两人乘车回到江滨雅苑,一边喝茶闲话,一边等待晚上的行动。

  到了晚六点,王凯打来电话,要给张天赐和金思羽安排晚饭。

  金思羽握着电话,询问张天赐的意思。

  张天赐却摇头,道:“今晚给他省一顿,各吃各的。让他晚上十一点,准时开车过来。”

  金思羽点点头,转达了张天赐的意思。

  闲话少说,转眼就是夜晚十一点了。

  王凯依约而来,等在小区门口。

  张天赐背起背包,带着金思羽下楼。

  女鬼田晓荷和老鬼龚自贵,都藏在纸符里,跟大家同行。

  今晚的王凯,开了一辆中型面包车过来。

  面包车的座椅,全部拆除了,仅仅留下前面驾驶室的座位。

  王凯也没有带别人过来,空荡荡的车厢里,是王凯昏迷不醒的儿子和一脸愁容的妻子。

  当然,今晚过来的是王凯的现任妻子,不是他的死鬼前妻程招娣。

  见了张天赐,王凯的妻子千恩万谢,恨不得给张天赐跪下来。

  男人和女人毕竟不大一样,男人爱事业,女人爱子女。对于王凯妻子来说,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保住儿子的安全。

  可是王凯偏偏不肯妥协,誓与横塘小区的老鬼周旋到底。

  所以王凯的妻子,最近因为儿子的事,和王凯闹得很僵,几乎就要到离婚的地步了。

  张天赐安慰了那个苦命女人两句,上了车,首先检查王凯儿子的状况,做一些询问。

  王凯的儿子叫王小凯,十五六岁的模样,躺在担架上一动不动,身上盖着薄被。这孩子长得也算白净斯文,只是昏迷太久营养失衡,脸色苍白,看起来还有些浮肿。

  再次检点一切以后,张天赐宣布出发。

  因为要观察情况,所以张天赐坐在了副驾驶位上,而金思羽和王凯的妻子,则席地坐在车厢里,看着王凯的儿子王小凯。

  面包车悄无声息地向前,众人也都安静无语。

  距离横塘小区渐近的时候,张天赐低声道:“王总停车,不要开到小区门前。”

  王凯会意,立刻放慢速度,靠边停车。

  张天赐抓起背包,从前座翻到了车厢里,回身招呼王凯:“王总也过来,要你帮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虚度的爱情年华,虚度的爱情年华最新章节,虚度的爱情年华 乡村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