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好。”

  听到了剑心辰的话,方恒也是笑着一点头,剑心辰也是笑着一抱拳,道,“行了方兄,今日和方兄交谈,我真的是获益匪浅,不过该交流的都交流完了,我也该告辞了,明天,我会看着方兄名扬门内的。”

  “嗯,再见。”

  方恒也是再次笑着抱拳,周元和荒虎两人也是立刻抱拳,见到这一幕,剑心辰也不犹豫,身体一闪,就消失无踪了。

  “大哥,这剑心辰,值得信任?”

  看到剑心辰走了,这时候的周元也是脑袋一转,看向了方恒问道。

  “呵呵,不是值得信任,而是值得一交。”方恒笑道,“他修为不错,剑心通明,这种人,想来是较为正直的,所以只要客气对他,他自然也会客气对咱们,至于信任么,还到不了那一步,只能说,他现在和我们是朋友了。”

  “原来如此。”

  周元点点头,“我们新人进入这种大门派,多几个朋友,总是好的。”

  “呵呵,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以后,你们也要主动和其他同门交流,不求信任,只是交个朋友就好,就算无法成为朋友,混个脸熟,也是不错的。”

  方恒笑道,“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天龙宗弟子了。”

  “是。”

  听到方恒的话,周元和荒虎也都是一点头,他们都知道方恒的意思,这就是增加自己的影响力了,这是好事,影响力越大,以后门内的人就越没几个人敢随意对付他们,特别是现在的方恒,击败了石惊,言谈之间就夺了令狐秋的剑,已经完全成为了热门人物,这样的人,门内都想交往的,他们借此也能交到不少朋友。

  “好了。”

  看见荒虎和周元的眼神,方恒也是一笑,“看你们俩的样子,都是明白我的意思了,所以我也不再多说,就先回我的山头休息了,你们也好好休息。”

  嗖!

  话语说完,方恒就是身影一闪,直接消失,见到方恒离开,荒虎和周元也是没有多说,身体纷纷闪动,也都离开了。

  时间流逝的非常快,眨眼间,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一天之后,天龙宗荣耀之宫的广场上。

  数千个身穿天龙真服的年轻人,此刻都在这广场上站着,或是三五成群谈话,或是闭目养神。

  要是有对天龙宗情况熟悉的弟子看到这些人,立刻就能认出,这些人,都是云林山脉的弟子。

  昨日方恒在云林山脉之上,毁了令狐秋的山峰,多了令狐秋的剑,还说今日,要约令狐秋生死战。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那云林山脉的诸弟子,岂能不过来看看热闹?

  嗖!

  就在广场上的人都在等着的时候,突然间,一道破空声传出,随着破空声出现的,还有一个身穿青黑色劲装的身影。

  正是令狐秋!

  “来了来了!”

  “我的天,他还真敢来!”

  一看到令狐秋破空过来,广场上的无数人也都开始议论起来,很明显,昨天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是亲眼看到了的。

  方恒只是一出手,就把令狐秋的剑给夺走了,就这一点,就已经是实力上的碾压,他们本以为之后令狐秋答应方恒所说的生死战,也只是缓兵之计,现在看来,却完全不是这样。

  令狐秋,就是来了,同时看他的样子,就是准备过来战斗的。

  这让众人都忍不住有了一些好奇,到底是什么,给了令狐秋如此大的信心,让他在昨天的失败中这么快的走出来。

  “哼。”

  议论声阵阵,站在广场中央的令狐秋自然也是听到了,只是对这些议论他只是冷哼一声,下一刻就怀抱长剑,就那么闭目养神起来。

  见到令狐秋如此姿态,广场上四周的弟子都是眉毛一挑,他们都从这个动作中察觉出了令狐秋那瞧不起他们的意思,只是对此,他们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反都露出了一抹兴奋。

  到了这个时候都有这种生态,很明显,令狐秋不像是众人所预料的那样意志消沉,凡是意气飞扬。

  这就有意思了,意气飞扬的令狐秋,一定是还有手段,众人都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手段。

  嗖嗖嗖!

  同样,就在众人都暗暗兴奋的时候,一连串的破空声也再次开始响起了。

  随着这些声音的响起,所有人也都是一下看向了虚空,只见几个青年,出现在了虚空中,为首的一个所有人都认识,正是方恒!

  “哈哈,方恒也来了!”

  “好戏要开场!”

  一道道的议论声在此刻开始传出,一瞬间,广场上就被嘈杂的声音所充斥,站在虚空中的方恒几人,也是眉毛一挑。

  “呵呵,看来这一场约战引起的动静还真不小。”方恒笑了笑,下一刻就转头,对着旁边的周元说道,“行了,你们几个找个地方等着吧。”

  “大哥,有些不对。”

  周元这时候却是认真道,“剑是剑修的一切,昨日大哥夺了他的剑,他应该意志消沉才是,怎么现在我看他的意志却不消沉?这不符合常理。”

  荒虎几个人这时候也都是点头,寒飞说道,“方师兄,我估计里面有诈,肯定是巨石堂做了什么。”

  “呵呵,不要说了,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而且我敢肯定,你们都猜对了,肯定是巨石堂暗中对着这个令狐秋做什么了。”方恒笑着点头,“不过,那又如何?难道不打了回去?那我们可真成了笑话了,所以我还是得下去的,至于巨石堂做了什么,呵呵,这也是我想见识的,我还真不信,巨石堂能耐这么大,能让一个人在一天的时间之内就改头换面。”

  嗖!

  话语说完,方恒的身体就是一动,直接向着广场的下面降落,见到方恒说走就走,周元几个人也都是一愣,下一刻却都不再多说,各自闪烁,都消失了。

  方恒的话,代表了方恒自己对自己的绝对信心,既然方恒都表达的那么明显,那他们几个,自然是选择相信。

  轰!

  就在这时,一道震动声响起,却是方恒的身影,这时候直接降临到了闭目养神的令狐秋面前了。

  “你来了。”

  几乎就在方恒的身影降临到令狐秋面前的一瞬,令狐秋的眉毛也是一挑,闭着的眼睛也是一下张开,直接看向了方恒。

  嗡!

  震动声突然在虚空中响起,一股剑气,竟直接从令狐秋的眼神中散发出来,刹那间就撕裂了方恒身周的空间,看到这一幕,四周的青年都是脸色变了。

  仅仅是睁眼,就能散发出如此剑气,令狐秋,到底是令狐秋!

  “哦?”

  就在这时,方恒也是眉毛挑了挑,下一刻就笑着一拂袖,呼呼清风散发,瞬息间,他四周的空间裂缝消失,剑气也消失了。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昨天的你,还是一副颓废的样子,意志消沉,暮气昭昭,可才一天的时间,你就变的神采飞扬,意气风发,这我可好奇了。”

  方恒笑道,“巨石堂,到底给了你什么?”

  这话一出,四周的人也都是眼神一闪,看向了令狐秋。

  昨天方恒言谈话语之间,除了羞辱令狐秋,就是说巨石堂,今天方恒再次说出了巨石堂,这让众人明白,这其中,一定是有巨石堂在作祟了,他们也想知道令狐秋会怎么回答。

  “他们的确给了我一个东西。”

  令狐秋这时候目光一闪,直接看向了方恒,“这个东西,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杀你,但到底是什么,我却是不会说了,因为这个说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

  “是么?”

  方恒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道,“也是,能让一个荣耀和魂魄都被夺走的人瞬间就振作起来,这种东西,一定是见不得光的,说出来不光没意思,还肯定会让人讨厌,所以不说也好,一会儿,所有人都会看到。”

  “你就那么想看到?”令狐秋却是淡淡道,“你昨天夺走我的剑,有机会杀我,可你却没那么做,给了我机会,那今天,我也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选择不战,你我之间的矛盾,就这么算了,我不会以后在找你,你也不要在找我,大家各走各的路,你如果不愿意,那咱们就继续,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他们给我的东西一旦让你看到,你就得死。”

  “哈哈。”

  听到了这话,方恒立刻大笑一声,同一时间,四周的人也都是一惊,眼中露出了好奇和兴奋之色。

  他们都很想知道,巨石堂,到底给了令狐秋什么东西,竟能让令狐秋这么的有信心,说出这种话。

  “我的死活,不是你说了算的,也不是巨石堂说了算的,是我说了算的。”

  方恒这时候笑道,“换句话来说,你们根本就没在我眼里,没在我眼里的人,却说要决定我的死活,你说我会在乎么?”

  话语吐出,令狐秋也是眉毛皱了起来。

  片刻之后,令狐秋点点头,“好,我明白的意思了,确实,我的剑被你夺走,是没资格说出这种话的,既然这样,那多余的额废话就不必说了,你我的生死战,这就开始吧!”

  唰!

  话语说完,令狐秋的长剑就直接出鞘,在出鞘的瞬间,令狐秋的长剑就直接到了方恒的脖颈之旁。

  简单,快捷,这两个特点融合在一起,让四周的所有人都有了一种恍然的感觉。

  好像这一剑,从一开始就已经在方恒的脖颈身边了,只是他们没看到,现在才发觉。

  “好剑法。”

  方恒一笑,“不过在我面前用剑,你还嫩了些。”

  铛!

  清脆的对撞声在方恒的话语说完之后响起,四周的众人都是身体一震,他们都看到了,却是令狐秋斩向方恒脖颈的一剑,被方恒腰间的真武剑给直接格挡住了。

  与此同时,他们的恍然之感,也更加浓烈。

  令狐秋的第一剑,好像提前就已经斩出,方恒的这一剑,好像提前在令狐秋出剑之前,就已经开始格挡!

  如此感觉,让所有人的心灵都忍不住震撼起来。

  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方恒和令狐秋到底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虚度的爱情年华,虚度的爱情年华最新章节,虚度的爱情年华 乡村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