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魔兄,邪兄,你们就别在兜圈子了。”

  听到这话,这法兄也是笑道,“你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呵呵,法界宗对法兄不公,我吞血化骨门,却是能够让法兄获得应该获得的东西。”

  那邪兄笑道,“掌门说了,只要你法兄愿意加入我吞血化骨门,那掌门会亲自动手,替你洗筋伐髓,让你成为正统魔修,一旦成为魔修,立刻就是我吞血化骨门核心弟子,同时我掌门还会赐你吞血真经。”

  “什么?吞血真经?”

  这邪兄之前的话,这个法兄听着还是面色平静,只是一听到这吞血真经,他的脸色就变了。

  “呵呵,就是吞血真经,此经能够强行吞噬一切血液,不管是人类还是兽族,吞噬人类的血液,就可以获得被吞噬之人的神通,武学经验,吞噬妖兽的血液,就可以获得妖兽的部分神通,还有厮杀技法,是魔道中极为上品的魔功,法兄本来就会这么多神通,要是练了此经,呵呵,那真是神通无敌了,想必突破中阶神武指日可待。”

  那邪兄再次笑道,听到这话的法兄也是目光闪烁起来。

  “真是没想到,我法无常居然会被你们吞血化骨门这么看重,又是授予我身份,又是授予我真经,我想,你们的所图也必然不小吧。”

  “呵呵,我们当然有所图谋,不过这个得是你法兄同意成为我吞血化骨门的人之后才能知道的了,所以法兄给个答案吧,你是愿意加入我吞血化骨门,还是不愿意?”

  那魔兄这时候也是再次一笑,接口问了一句。

  “这件事情,我需要好好考虑。”

  法无常目光一闪,淡淡道,“短时间之内,我不能给你们答案。”

  “这个倒也正常。”

  一听这话,那邪兄也是点头了,“毕竟事关生命安全,更关乎日后前途,是个人都需要好好想想的,不过法兄,你自己考虑,那是你自己考虑,要是让别人知道,特别是让你法界宗的高手知道,那事情可就……”

  “这一点你们尽管放心。”法无常手掌一挥,淡淡道,“我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什么该向门内回报,什么不该,我心里清楚。”

  “呵呵,好,法兄是聪明人,我自然不必再说。”

  那邪兄这时候再次一笑,这法无常也是一下站起身来,淡淡道,“告辞,过段时间再相见的时候,我会给你们我的答案。”

  嗖!

  话语说完,这法无常的身影就是一闪,直接消失了。

  同样,场中的两个黑衣年轻人一看到这邪兄离开了,也都是笑容收了起来,那魔兄突地道,“邪兄,你说这法无常会上钩么?”

  “这个谁知道呢?上钩最好,不上钩,对我们来说也无所谓,我们本身就是奉命行事。”

  这邪兄淡淡道。

  “也是,上钩不上钩,那都是上面的事情了。”那魔兄这时候也是点点头。

  “嗯,刚才我们做的,只是上面交代的事情,而现在,我们要做一下我们要做的事情了。”

  就在这时,这邪兄突地说了一句,目光猛然看向了这城主府内的一角。

  轰咔!

  几乎就在这邪兄的眼睛看到这城主府一角的时候,一道爆炸声也随之响起,肉眼可见,却是三个年轻人,昂首阔步的走进来了,直接就站到了城主府的中央!

  “什么?大胆!”

  突然发现这种变故,那魔兄的脸色也是一下变了,下一刻就喝道,“门中弟子何在!”

  嗖嗖嗖!

  破空声在此刻接连传出,肉眼可见,只是短短瞬息间,上百个身上透着滚滚魔气的青年就开始出现,一出现,就直接包围了这三个年轻人。

  只是看着这些人,这三个年轻人的眼神却很是平静,特别是为首的那个青年,在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向了那个邪兄了,至于其他的人,他连看都不看。

  见到这为首的青年这个眼神,那魔兄的目光也是冷了下来,直接道,“你们是谁?为何要强闯我城主府?”

  “我姓方,名叫方恒。”

  听到这话,这时候为首的青年目光不动,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原来进入这城主府内的,正是方恒和蛟神莫云三人!

  “你只回答了一个问题!”

  那魔兄冷冷道。

  “回答你一个问题,就已经是给你脸了,知道么?”

  就在这时,方恒旁边的蛟神淡淡说话了,“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们会理你?”

  “什么!你……”

  “好了,魔师兄。”

  就在那魔兄刚要爆发愤怒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却是那邪兄这时候笑着说话了,“呵呵,远来是客,既然是客,那总是要请客人喝杯茶的,魔师兄何必生气?对了,方兄是吧,你在外面经历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你为何破开我城主府,直接过来,原因我也能猜到一些,不过这都是小事而已,来,过来坐下,咱们可以慢慢谈。”

  “不必了。”

  方恒却是一摆手,淡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是魔道,我是正道,那就没什么好谈的,至于我为何直接来你城主府,你说你知道,那正好也是省了我的口水,所以我就问你一句,让不让我们走?”

  听到这话,那魔兄一愣,邪兄却是目光一闪,笑道,“方兄这等力量,若是想走,那谁能拦得住?我们当然是不敢阻拦的。”

  “哦,那就行,那就让这些人撤了吧,另外让外面那些跟着我的人也都撤了。”

  方恒道。

  “呵呵,这件事情,方兄可是为难我了,外面那些人,都是一些散修,我怎么能管?虽然我和魔师兄是这里的城主,但是我们也只是刚刚上任……”

  “行了,这些话就不必说了。”

  方恒直接打断了这个邪兄的话,淡淡道,“你不要告诉我这些人和你无关,也不要告诉我你对他们没有约束力,虽然表面上这些人看起来和你们无关,可实际上他们的功法,体内的力量,和你们却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是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故意变的不一样罢了,至于这城主府,呵呵,笑话一个,这破碎之城也是笑话一个,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强盗之城,你们,也不过是这强盗之城势力最大的一股而已,我说的对么?”

  一连串的话语吐出,那魔兄和那邪兄的眼神也都是冷下来了。

  “方兄,话可不能这么说。”

  “不这么说怎么说?”

  再次打断了这邪兄的话,方恒淡淡道,“事实就是这样,哪怕说的再好听,事实改变不了有什么用,当然了,对于这个事实,我也懒得改变,说白了这破碎之城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过路的,而这城里的强盗太多太麻烦,所以我来找你,是让你清除麻烦,就这么简单。”

  直白的话语说完,顿时间,这城主府内的人也都是沉默下来了。

  特别是那魔兄,眼神都已经彻底冷了下来,似乎已经忍不住心中的杀意,随时都会把方恒杀掉。

  方恒的话,太直了,直的如同刀子,直接割开了他们脸上的伪装,让他们的丑恶暴漏出来,这自然是让他们无比恼羞成怒的。

  “方恒。”

  终于,这邪兄的话语也变了,从之前的兄台变为了直呼名字,“就算你说的是对的,或者说,你说的全对,可那又怎么样?你以为你这样过来,随便说几句话,就能让我们下令,让城内的其他人不惹你们了么?”

  “我当然不会那么天真,所以这只是开始。”

  方恒淡淡道,“而接下来,就是警告。”

  嗡!

  话语说完,方恒的手掌就是一抬,一道黑色的光华突然爆发,当场就凝聚成了一座迷你的黑暗大门,轰隆隆的吸收力开始爆发出来,瞬间就向着四周席卷过去了。

  叮叮当当……

  一连串的碰撞声突然开始响起,肉眼可见,场中那上百个年轻人手里的兵器,在此刻都不由自主的向着方恒的黑暗之门飞了过去,只是刹那,就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铁球!

  下一刻,方恒的手掌一松,黑暗之门消失不见,咣当一声,那巨大的铁球也在此刻砸在了城主府的地面中,震出了巨大的裂痕。

  看到这一幕,整个城主府都沉默了。

  那些先上来还眼神冒着杀气的青年,沉默了,那魔兄,沉默了。

  那为首的邪兄,也是目光不停闪烁,同样沉默了。

  一瞬间,就夺取他们所有人的兵器,揉成一个大铁球。

  此等手段,力量,已经完全体现了方恒的恐怖,更完全让他们明白了,他们根本不是方恒的对手,那他们哪里还有胆子在敢对方恒三人说出什么嚣张之言。

  “这是什么手段。”

  终于,许久之后,那邪兄打破了场中的寂静,认真的对着方恒问了句。

  “什么手段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我这手段,比你们那所谓的吞血真经强就可以了。”

  方恒淡淡的说了一句。⑧☆⑧☆(.*)⑧☆.$.

  “什么!”

  听到这话,场中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一声,这邪兄更是凝重道,“方兄怎么知道我门功法,方兄怎么知道我们是那一门的人?”

  “你们刚才的谈话,我在来的时候都听到了。”方恒手指一弹,一道光华就开始浮现,正是刚才这师兄弟和那个叫法无常的人谈话的摸样,话语没有传出,只是一看这画面,这邪兄和魔兄的脸色就是大变。

  “方兄,这事情可是……”

  “行了,我知道,这是你们的事,和我们没关系,所以我也没放出来声音。”方恒淡淡道,“不过现在,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所以我最后在问你们一句,让不让我们走?”

  这话一出,那邪兄当即点头,“让!当然让方兄三人走!破碎之城的人都给我听着,以后方恒,还有这方恒的两位朋友,就是城主府的朋友!谁敢惹他们,谁就是惹我们城主府,而凡是敢惹我城主府的,杀无赦!”

  隆隆的话语传递出去,一听到这话,破碎之城内原本跟着方恒三人的无数高手也都是脸色变了,下一刻就二话不说,身体一闪,就舍弃了方恒三人这个目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虚度的爱情年华,虚度的爱情年华最新章节,虚度的爱情年华 乡村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