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门嫡女 第212章 美丽的误会

小说:凤门嫡女 作者:意千重 更新时间:2019-11-22 01:04:14 源网站:凌晨看书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顾随意的眸光,落在来人那双黑色锃亮的皮鞋上。

  她惊疑的抬起头,入目,是傅长夜眉眼深刻的五官。

  逆着光,那张成熟的脸面部线条意外的很柔和,眸色深邃如墨,带着笑意看着她。

  顾随意惊疑不定,不知道傅长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脱口而出道:“你怎么来了?”

  她不知道她自己这个反问,带了埋怨委屈的意味。

  顾老爷子瞧着两个人是认识的,随意那一声问话有些暧昧,开口问:“随意,这人是谁?不给爷爷介绍下?偿”

  “爷爷,他是……”

  “爷爷,我是随意的男朋友。”

  老男人面庞英俊,唇角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也适当地露出关心的表情,“听随意说您生病了,我过来看看您。”

  没按着顾随意肩膀的那只大手,提着一个精美的果篮,倒真是像来探病的样子。

  听闻是小孙女的对象,顾老爷子赶紧仔仔细细由上而下地打量了一番。

  老爷子活了这么久,也是人精,能看得出来人。

  黑色西装,蓝色条纹领带,五官周正,进来到现在,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矜贵气质,不像一般人家。

  就是这男人,是不是比他家随意大得多?

  顾老爷子试探性地问:“你现在跟我们家随意在一起?”

  “嗯。我现在和随意在交往。”

  傅长夜把果篮放在一边,他俯身,动作自然,态度亲昵地把顾随意的落在白嫩脸庞边的一缕发梢别到耳后,

  “随意,你没告诉爷爷我跟你在一起吗?”

  顾随意从傅长夜出现的瞬间,就处于一种懵逼状态。

  这人怎么突然蹿出来的?

  还有,跟着她叫爷爷瞎叫什么?

  谁是他爷爷!

  要不要脸?

  她抬眸,杏眸瞪得大大的,看着傅长夜的清俊侧颜,不可思议瞧他。

  她这模样可爱极了,就像猫儿的地盘被占了,防备着呢。

  虽然,顾随意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要防备突然出现的傅长夜。

  傅长夜漆黑眼眸睨着傻愣傻愣的小金主,神色温柔,他点了点她的小脑袋瓜子:“怎么傻了?”

  “你才傻了!”顾随意恼了。

  她哪里傻了,还不是这个人,突然窜出来,她没反应过来而已。

  已经有了别人了,还来干吗,故意来笑她?

  “好,好,是我的错。”

  他低笑,她说什么都顺着她,“不跟爷爷介绍介绍我?”

  顾随意想说有什么好介绍的,他又不是真的她男朋友。

  可是他突然出现,又使坏先跟爷爷自我介绍,骗爷爷他是她男朋友。

  现在她能跟爷爷说这个人不是她男朋友?

  显然不行。

  顾随意抿了抿唇,她眼底有怒瞪了傅长夜一眼,声音软而不腻,介绍:“爷爷,他是傅长夜,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我……男朋友。”

  傅长夜见她气恼的小模样。

  小混蛋胆儿肥了,敢想偷偷找别人,这会儿还敢给他甩脸色?

  顾老爷子很欣慰随意真的有了男朋友,这个看着是个不错的,但是之前齐牧玮看着也不错,还不是出了幺蛾子?

  他得替随意把把关。

  顾老爷子和蔼地说:“长夜,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傅长夜站在顾随意身边,挺拔身材伫立如松,态度很好:“您问。”

  “你今年几岁,和随意在哪儿认识的?现在在哪儿工作?收入怎么样?”老爷子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顾随意目瞪口呆,回过神来,脸涨红了:“爷爷!”

  顾老爷子用眼神示意顾随意别说话。

  他也知道这第一天和随意的男朋友见面,他身为长辈,不适合问这些问题,会把人吓跑。

  可是他不帮她问这些,把该问的,该知道的都问个明白,他怕小孙女还会再次受伤。

  顾随意觉得困窘,耳根子都红透了,就像上好的羊脂白玉,瞬间染了红,色泽诱人。

  她不知道傅长夜会怎么回答这些问题。

  本来她跟傅长夜,就不是真的男女朋友。

  以前是包养关系,也算是一层关系,现在,却什么都不是了……

  爷爷问这些问题,他会回答?

  傅长夜薄唇一勾,他站在顾随意身后,眼眸一低,看到小金主红通通的小耳朵,想咬一口。

  他笑了笑,缓慢的回答顾国安的问题,声线低醇徐厚:

  “我和随意是在一家酒店认识的,那时剧组在酒店拍戏,遇上认识的。”

  他想起那天,刚回国没多久,没回顾家,住在那间酒店,吃过午饭去最顶楼走走,就被这只小猫粗暴的拉住领带。

  那么娇.蛮盛气凌人的小模样:

  “喂,听过潜规则吗?”

  顾随意听到这里,想打断傅长夜阻止他继续讲,再讲下去,不就是她包养他的开头吗?

  不能让爷爷知道。

  傅长夜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按着她肩膀的大手微微用了力,把她往怀里带,小身板娇软靠在他怀里,被男人禁锢得动弹不得。

  第一个问题算过了,他心情颇好地继续回答问题:“我今年三十二岁……”

  三十二岁?

  顾老爷子皱眉,年纪太大了,整整多了随意九岁。

  顾老爷子的不喜落在了傅长夜漆黑的眼眸里。

  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爷爷,虽然我比随意大了许多,但是你放心,我会疼她爱惜她照顾她。”

  他顿了顿,声音柔了下来:“不会让她受委屈。”

  顾老爷子听了,不管这男人是不是甜言蜜语,他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他觉得也是,年纪大就大点吧,年纪大的,不像年轻的小伙子毛毛躁躁,至少知道疼人。

  “工作问题,我现在和随意在同一个公司上班。收入还行,能养得起随意。她想买什么,我给她买。”傅长夜这个问题模糊处理了。

  收入不是不能说,但是现在小金主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他怕他说了,小金主不要他。

  还好顾老爷子也没继续追问。

  顾随意在心里傲娇的哼了一声,他还要赚钱让她花,给她买东西?

  老男人也不想想,他是被包养的,现在信口胡诌起来骗爷爷,都不用打草稿,这么顺畅,那张老脸都不要了吗……

  想是这样想,顾随意的心跳却又有些快,她的小白手绞着……

  就算是骗,甜言蜜语也很有感染力。

  说得跟……跟真的似的……

  “最后一个问题。”

  顾老爷子语气凝重起来,“和我们家随意交往,是认真的,打算结婚吗?”

  结婚……

  这种事,顾随意想都没有想过。

  当年和宁清鸿交往,大学校园的恋情很纯,恋爱会让人不顾一切。

  她那么喜欢他,经常想着,什么时候毕业了,两个人就可以去领证,她要成为他的新娘子,穿上洁白的婚纱。

  那是她曾经的梦想……

  但这个梦想破灭了,再过不久,为宁清鸿穿上婚纱的人,是乔以薇。

  而和齐牧玮交往,最开始,是那部齐牧玮当主角的电影拍完了,齐牧玮追的她,并不是她潜规则,两个人在一起相处大概半年多,中间她又在拍新戏,齐牧玮火了之后,也有他自己的工作忙,两个人聚少离多……

  顾随意根本没有考虑过和齐牧玮以后的事,齐牧玮的艳.照.门就爆出来了……

  会说要包养傅长夜,不过是当时情况下的破罐子破摔。

  她一向强势霸道,又别扭,这些,她自己清楚明白得很,可是,就真的没有人,能接受这样的她吗?

  哪里对想到,这个人真的出现了,老男人对她各种包容。

  让她有那么一点儿……心动?

  她猛地抬头,去看傅长夜,她忽的想要听他回答,她在紧张,又竭力掩饰,装作对他的回答毫不在意。

  傅长夜也正在看她,眸光深邃带着笑。

  他在顾随意的注视当中,慢悠悠的回答:“当然,现在是我年纪大了,我急着结婚,就看随意肯不肯了。”

  这句话他说得情意绵绵,成熟男人的磁性嗓音,简直性感的令人心悸。

  顾随意的脸彻底涨红了,她猛地站起身,站得急,坐着的椅子差点被弄倒,被男人的大长腿挡着。

  “爷爷。我和他出去一下。”顾随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她的小白手拉着傅长夜,把他往外面推搡,“你跟我来。”

  不是很好的语气,听着就是要拉他出去跟他算账。

  顾老爷子笑了笑,说:“去吧。”

  顾随意小白手拽着傅长夜昂贵西装的一角,往病房外走,气势汹汹很恼的样子,用了力气,把他往走廊外面拖。

  傅长夜好看的薄唇弯了弯,有一点儿笑意,他顺着她的力道往外走。

  到了走廊外面,顾随意拖着傅长夜出了病房的门。

  唐卿宁站在走廊处,见两个人出来,愣了一下:“随意……”

  “卿宁,你帮我看一下爷爷,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唐卿宁应,看着顾随意拽着傅长夜往前走,他看她清瘦的背影,她身边身形完美的男人,眼里情绪复杂。

  比起他,傅总更能护着随意吧。

  唐卿宁苦涩的笑了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敛了情绪,病房的门,进去。

  顾随意带着傅长夜往角落处走。

  上午是和顾博明顾语曼在这里撕,现在,换成她和傅长夜。

  葱绿的植物后面。

  顾随意气势很足的小手把傅长夜一甩,小脸板着,问他:“你来干什么?说什么是我的男朋友,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午后阳光照进来,暖暖的很暖和,傅长夜半边侧脸英俊,蒙上淡金色的光,轮廓分明。

  他简直要被小混蛋这样的质问气笑了,只想把她抓过来打屁屁。

  傅长夜开腔,成熟男人的嗓音磁性性感:“小金主,我们什么关系,刚才不是在爷爷面前就说了吗?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顾随意抿了一下唇,眼底的黯淡都被她隐藏起来:“你乱说,我们明明就不是男女朋友。”

  傅长夜“唔”了一声:“不是男女朋友,你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了?”

  顾随意一愣,她答应了他什么?

  她眯着眼,在想她到底答应了什么,可是想来想去,也就说要包养老男人的第一天,答应给他钱和资源。

  d.lu谈下来的那个手表广告还没告诉他,这个时候他来讨要资源,刚好给了他。

  傅长夜见她一脸迷糊的样子,伸手,长指点了点她的额心:“怎么,记不起来了?要不要我提醒你。”

  “我都记着。”

  顾随意神色恼怒的拍开傅长夜的骨节分明的大手,“我才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我之前说要给你资源,会给你,有个d.lu的广告,我已经谈好了,这几天就拍,你放心,我会捧红你………”

  “什么广告?”

  怎么感觉他和小金主的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上?

  “d.lu的广告。”

  顾随意以为傅长夜没听清楚,又说了一遍,解释得更清楚,

  “d.lu的手表广告,拍好后会在商城有宣传海报,几大卫视上也会播,你现在没有名气,先用广告攒点名气,后面你要拍电影还是电视剧,也算是块敲门砖。”

  这也是当时顾随意替傅长夜打算的。

  老男人已经不年轻了,不能像其他小鲜肉一样慢慢来。

  广告看着没有电视剧和电影档次高,但就覆盖率来说,最广。

  先广告,后转战电影电视剧,这条路对他来说会好得多。

  傅长夜脸色黑了一寸,他沉沉望着她,声线冷冽:“你以为我要的是广告?”

  “不然你要什么?”

  老男人对广告不满意?

  顾随意抬眸看傅长夜,老男人脸色难看,看来是真的不满意,她想了想,自己还有什么没给……

  “除了广告,你干的这几天的钱,我也会给你的。”

  除了钱。她实在想不到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如果他还不满意,顾随意盘算着,是不是下一部电影,给老男人弄个男二号什么的,毕竟这么大了还不火,也挺可怜的。

  这几天他跟了她,也算照顾他吧。

  这么想着,顾随意却又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酸疼,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捏着她的心脏。

  明明会痛,明明疼得脸色都快变了,明明想说你别跟那个人了,我那天说的话不作数,你回来跟着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自己心里憋着,都忍着,觉得委屈极了。

  傅长夜这算是听懂了,他的小金主,压根就不记得那天晚上抱着他哭,骄纵小模样跟他提要求的事情了。

  现在,是在和他算总账,想要两清。

  在他以为小金主之前已经够能惹他生气,到了极限了,现在他发现,她还有更大的本事惹得他更生气。

  小混蛋以气死他作为目标任务吗?

  “小金主。”傅长夜被气笑,他往前一步,两只大掌按着顾随意的肩膀。

  他是要生气的,可落在她肩膀上的手,又放轻力道。

  一个转身他把她往墙上压,整个高大身躯跟着覆盖上去。

  他俯身低头,用他的下巴在她娇嫩白皙的脸蛋上厮磨,低笑得声音有冷意:

  “你怎么这么喜欢惹我生气?”

  他轻轻低语,男人的气息喷在她莹白圆润的小耳垂,“小金主,我这几天干什么了?什么都没干,付我什么钱?要付钱,是不是等我干完了,你再付?”

  他这话说轻.佻又下.流,偏偏他的语气又轻描淡写,正经极了。

  ---题外话---【谢谢亲们的订阅】

  【谢谢一直送咖啡的几位亲,谢谢晚晚小可爱的九张票票,等着加更通知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凤门嫡女,凤门嫡女最新章节,凤门嫡女 凌晨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