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门嫡女 第2843章 相求

小说:凤门嫡女 作者:意千重 更新时间:2019-06-04 00:21:56 源网站:起点女生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冬去春来,三月底的天气带着春意的暖,秦国皇城正直会试春闱,无数考生涌入了皇城,让宏伟大气的皇都变得热闹非凡。

  整个秦国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会试上,只有少数的朝堂核心众臣的心思放在了温国公和清王等人的身上。

  长兴宫中,齐千樱看完密报后顶着秦澜雪的脸露出了一抹冷狠的弧度,将密报递给了人偶。

  “看看吧,皇甫苍一行人已经进入了仙祭天之谷了。”

  人偶接过密报从头看完后,沉吟道:“已经四个月了,也不知道主子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看来是要接着安排接下来的事宜了。”

  小灵子听了两人的话,出声道:“那奴才去与窦大将军那边联系。”

  齐千樱点点头,看向小灵子:“让窦湛先安排一支军队秘密前往南泰州驻扎,只要东南军有异动,来一个杀一个!”

  南泰州是东南地区抵达皇城必经之路,只要东南军调兵遣将,势必要从南泰而过,局时窦家军便可拖住东南军。

  齐湘国也可派兵进攻九赤关,拖住东南军后方的兵力。

  在小灵子离开后,人偶也站起身道:“我去联系北武王世子。”

  北武王世子这条线还是季君月提供的,齐千樱和人偶虽不知季君月怎么会认识北武王世子,甚至能够让其出兵相助,但两人相信季君月,她既然让他们这么做,那么北武王那边应该是不会出现问题。

  到时候西南军潜伏前往皇城的军队就交给北武王世子的人对付了,商议妥了之后,齐千樱联系了凤夜,得知他已经带着人往皇城赶来时,便放心的去安排其他事情去了。

  虽然不知道季君月为何让他危急时刻联系凤夜,但他总觉得凤夜是季君月留的一招绝杀之计。

  而且凭季君月当初一句‘有他们在没有人能够攻下皇城’,齐千樱相信就算温国公等人举兵造反,最后的下场绝对是惨败。

  就在皇宫里齐千樱一行人快速部署接下来的事情时,那边会试也已经结束了,天下楼中一间包厢里,几名年轻的考生相聚一堂。

  若是季君月在便会发现,这里面的人正是当初在松枝城结识的闫华几人。

  就在几人落座不久,厢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了,一袭黑衫的张西安笑哈哈的走了进来,第一眼就看向了座位上的张西泰,眼底划过一抹亲切的思念,有些激动的喊了一声:“哥!”

  张西泰看向自己弟弟,半年不见不但长高了,人黑了一圈,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更是变得让他都有些不认识了。

  那种隐而不发的锐利之气,带着几分血性和犀利,犹如一只学会狩猎的小豹子,脸上虽然仍旧带着嬉皮笑脸的笑意,却始终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少了以往单纯的狡黠精怪,更多了三分深沉,让人不自觉的有些畏惧。

  张西泰一时间看的有些呆愣了,不过在张西安走近给了他一个熊抱后,张西泰才回过了神,眉眼间也晕染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还想像以前那样摸摸弟弟的脑袋,却发现眼前的弟弟身高已经比他还要高出些许了,便控制住了动作喜悦的笑道。

  “半年不见,小安长大了。”

  张西安嘿嘿一笑,调侃道:“哥哥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而且似乎还瘦了,看来接下来弟弟我得好好帮你补一补才是。”

  面对张西安的调侃,张西泰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将那一丝初见的陌生和变扭给彻底抹去了,无奈的抬手敲了一下张西安的脑门子道。

  “快坐下吧,闫华他们都看着你,你小子给我收敛一点。”

  张西安不以为意的转头冲着一旁正打量着自己的闫华、张贤礼和微生礼尧三人爽快的笑道:“三位哥哥又见面了。”

  调笑的话语就好似小姑娘看到大哥哥一般,带着点点旖旎的暧昧,任谁都看得出张西安是故意调笑的。

  闫华撇撇嘴邪笑一声:“你该不会是窑子逛多了吧?”

  “怎么半年不见小安身上就多了一股子的痞气,你该不会是参军了吧?”张贤礼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张西安,问出了心中的猜测。

  其实当从张西安的气质变化上来看倒还不足以让人猜测他待过军营,毕竟张西安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且他算是已经卖身给了别人当小厮了。

  可张贤礼知道季君月的身份,张西安又是跟在季君月身边的,加上这一身隐而不发的锐气,张贤礼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一层。

  张西泰也疑惑的看着自家弟弟,这半年来虽然小安每隔一个月会寄一封信回家,可是信里多是说一些他在京城的所见所闻,至于他自己的事情也只是一笔带过的说一声过的很好,并没有详细说过做些什么。

  原本他想着小安给季公子当侍从,也就如大户人家或者管家府邸那般伺候人,可现在看到弟弟这幅强壮锐气逼人的模样,可没有一点像是伺候人的小厮。

  微生礼尧看着张西安并没有出声,他心中的想法和张贤礼差不多,而且当初在季君月离开后,他私底下也找过张贤礼套话,算是彻底确认了季君月的身份。

  张西安小小年纪能有如此机遇跟着当朝的皇后,还是一个拥有兵权的皇后,就注定不可能只成为普通的小厮侍从。

  现在看来,皇后娘娘将张西安打磨的不错。

  张西安也没再隐瞒,之前在信里不跟家里人说就是为了怕解释起来很麻烦,但如今见了面自然不可能再瞒着了,于是点点头,看向了张西泰。

  “主子将我安排进了城外的骁骑营磨练,这半年都在军营里呆着,感觉挺不错的。”

  张西泰微微惊讶了一瞬,他原本是猜测是不是季公子给小安安排了师傅学武艺,或者就算是从军也应该是附近哪个地区的军队,没想到竟然进了保护皇城的骁骑营。

  他虽然对皇城的各方势力不了解,可多少也听说过骁骑营所代表的权势,里面的人多是世家贵族子弟,普通人根本就进不去。

  闫华也微微一愣,随即眸光一亮:“你居然进了骁骑营?!看来那个姓季真有可能是京城某大官的嫡子了,不过看他那身气度,就算告诉本公子他是某个王府的世子,本公子相信的。”

  说完后闫华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姓季的呢?”

  张西安听到闫华如此大胆的称呼季君月,心中暗暗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以前他不知道所以胆子大,自从进了京后,他算是彻底明白了,心中对季君月已然不是一开始的攀附,而是一种打从心底滋生的敬畏。

  这样一个女子,比男儿还要强,他甚至相信,若是她愿意,这天下只怕会出现一代女皇。

  “主子有自己的事。”张西安只是随意的道了一句就没有多说了。

  在场的人也看出他避讳,所以也都没有多问,接下来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了京城各处好玩好吃的。

  之后张西安将张家一家人接到了自己的府中居住下来,这套三进院的宅子是季君月借钱给他买的,地方虽然不能和各家官员府邸比,可是在这京城也算是小富人家才住的起的宅子了。

  之前因为外出去参与封闭式训练,所以前段时间张西泰等人来京的时候张西安并不在,没能将他们接到府上来,张家三口就一直住在客栈之中。

  等张西安和张西泰离开后,微生礼尧才缓缓道:“听说皇后娘娘离京去了西北?”

  张贤礼见微生礼尧看向自己,于是点点头道:“确实,四个月前就离开了。”

  他也是通过几个京城的朋友才听到此消息的,想到有可能在殿试的时候看不到皇后娘娘,突然觉得有些可惜。

  微生礼尧也是想到一个月后的殿试才会这么问的,不仅如此,根据微生家的情报网查探到皇甫大将军和清王一行人离开了京城去了仙祭天之谷,至于因何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他总觉得这看似热闹平静的京城,内里正在凝聚这一团狂风暴雨,总让他有种山雨欲来的危机感……

  十天后,临近四月中旬迎来了杏榜,张贤礼、闫华和张西泰三人都考上了贡士,微生礼尧以第一名的成绩夺得了会元。

  五月初,迎来了殿试,也在殿试的这一天,外出去往仙祭天之谷的王舒白回到了京城,带回了一一颗解药给王玉恒,同去的清王秦玺和皇甫苍两人并没有一同回京,一个去了东南地区视察军情,一个回了西南军中。

  一枚解药被皇甫苍命人快马加鞭的送回了皇城,给皇甫朝云服下解去了身上的蛊。

  这些事情都在殿试中悄无声息的进行着,此时大殿之中站着一众学子,所有人被殿中的威仪大气震慑的大气都不敢喘的低垂着头颅,战战兢兢的站立在原地。

  唯有人群中唯一知道季君月身份的张贤礼和微生礼尧,不露痕迹的抬眼穿过人群看向了大殿之上端坐在龙椅上的美丽帝王。

  只一眼,两人就被那龙椅上的帝王之姿给惊艳的震愣当场,一时间竟然难以自拔的沉溺在那令天地都为之失色的容颜之中,还有那一身极为冷邪残忍的气势之中。

  原来这就是对那个绝滟的女子许下江山共享独宠一人的誓言的帝王,原来这就是隐忍蛰伏多年一朝出手,就在三党执政中夺回了半数皇权的帝王,当真是……出人意料……

  他们无数次猜想过当今皇上会是个怎样的人,拥有着怎样的龙章凤姿和帝王气魄,好的,坏的,全都无遗漏的猜想过,可事到如今,他们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帝王之姿。

  也是,像季君月那样风华绝代的女子,又怎会爱上寻常人。

  殿试之后,闫华中了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张贤礼中了二甲赐进士出身,张西泰中了一甲第二名榜眼,一甲第一名状元被微生礼尧夺得。

  此次入进士的人谁也没有册封,朝廷只是让一众人安心等待着,以往只要殿试过后就会宣布册封的官职,不说所有人都有,至少会有人被册封,可是这一次却一个都没有,这样诡异的现象引来了不少有心之人的猜疑。

  微生礼尧更是对心头缭绕的那一丝山雨欲来的危机感有了更为实质的猜测,只怕是这京城要变天了……

  朝堂上,文武百官也有不少嗅到了一股危机感,帝王党早在得了齐千樱的支会后就有了心理准备,在得知王舒白回城,皇甫苍和清王未归后,就知道要出事了,全都忙着部署起来。

  而各党派的党羽也没闲着,无数密令传达而来,一时之间,整个京城平静的表面下慢慢激流暗涌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凤门嫡女,凤门嫡女最新章节,凤门嫡女 起点女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