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主 第两千两百九十四章 洗剑

小说:九天剑主 作者:火神 更新时间:2019-08-14 05:30:25 源网站:平板TXT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窦湛却希望季月六箭都中靶,有这么一个绝滟清贵的少年成为他的对手,与他比肩,他会感到无比的高兴和喜悦。

  嗖……

  一连串力道破靶的声音传入众人耳里,校场上所有的人看着远处被一箭当中穿透红心的箭靶,全都震惊的愣住着。

  所有人的表情几乎被定格,瞪着眼,张大了嘴巴,这一幅幅吃惊震动的脸孔成为了这方校场最为生动又震撼人心的画卷。

  这一次,因为三个箭靶离得较近,能够让人完全看清楚中心那个红点,那箭带着破开山河之势,竟然就这么从那红心疾射而过,直接穿透了靶心,有一支箭更是在穿透靶心后直接射在了后方正对的靶子中心,那力道甚至将靶子整个的震倒在了地上……

  六箭齐发,箭箭正中靶心,其中还有一箭是一箭双雕,如此奇观,当真是难得一见!

  至少在场的除了窦湛等人,就算是一些老兵都没能亲眼见过这样的壮举……

  鸦雀无声,整个校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震愣的看着那些靶子红心处破开的洞,久久不能回神。

  “啪!啪!啪!”

  直到三下清脆的掌声响起,这才拉回了众人被震慑飞离的心魂。

  只见窦湛三拍手,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所有新兵前方,看着那清贵优雅的少年驰骋着战马从众人面前略过。

  窦湛并没有出声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场堪称个人秀的举世演出还在继续,属于季月的耀眼荣光还未结束。

  一群新兵蛋子看着窦湛那身傲视天地的气场,再看看他身上一品大将军的兵服,一个个顿时紧张了,窃窃私语了一阵,这才知道是窦家军的领军人物,窦大将军。

  这可不单单是一个一品大将军,更是秦国三党执政中的一方势力,说是半个皇帝都不为过!

  一时间一个个开始紧张了,不过看窦湛背对着他们专心致志的看着远处驰骋骑射的少年,根本就没有看他们一眼,又都静下了心来,再次被远处逆天的少年吸引了……

  只见季君月再次拉满弓玄,仍旧是六箭齐发,嗖嗖几声,另一侧摆放的参差不齐的六只箭靶再次无一避免的命中靶心!

  众人只觉自己的心脏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挑衅,满心满眼,这方宽阔粗粝的校场,只余留下那抹清贵优雅又霸气天成的身影。

  季君月见校场上的靶子都射完了,这才抓住缰绳顺势而行,骑着战马绕着那半圈校场驰骋,朝着对面众人所在的位置而去。

  众人看到季君月骑马而来,听着那渐渐靠近的马蹄声,这才从这场完美的骑射中醒过神来。

  这一回神,还不等一众新兵作何反应,站在窦湛身边的皮虎顿时就拍掌叫好起来。

  “好!真他娘的美貌与实力对等!当真是惊才绝艳!”

  皮虎一边兴奋的大吼着,一边不断的拍着巴掌,那阵阵洪亮的掌声真让人担心他那圆润肥大的手会不会拍的越来越肿……

  皮虎的声音犹如鼓声,清晰无比的传入一众新兵耳中,顿时一愣,什么叫美貌与实力对等?!

  众人心中腾起疑惑和不解,直到那黑衣卓绝的身影渐渐清晰,直到那骑马逆光而来的少年露出了那犹如天仙般绝滟的俊彦,众人这才在满满的惊艳中恍然大悟。

  原来……

  是这么回事……

  紧接着一个个猛然瞪大了眼睛,像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一双双眼珠子几乎如狼似虎的盯着勒马翻身而下、优雅而行的季君月。

  草草草!

  这小子怎么能长的这么妖孽!

  军营里怎么能出现这么一个比女人还美,比男人还霸气的小白脸?!

  小白脸……

  众人被自己心中冒出来的词逗笑了。

  这小子要是小白脸,那他们这些连马都骑不走的人是什么?

  小黑脸?小小黑脸?……

  季君月的视线扫过一众面部抽搐的新兵,扫过满目兴奋赞赏的皮虎和行潜骑几人,最后落在窦湛身上。

  窦湛对上季君月那双狭长乌黑的凤目,只觉这小子的眼睛有种极致的吸引力,这股子吸引力跟男女没有关系,似乎只要是有生命的都无法逃离被吸引的份……

  窦湛的眼几不可见的恍惚了一瞬,下一刻便冲着季君月激赏的大笑出声。

  “好!你小子看来还是深藏不露了,不但武功好,就连骑射也如此惊艳,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季君月看着窦湛豪气俊美的笑脸,唇角勾起一抹戏谑邪气的弧度,吐出一句平缓却让人眼角抽搐的话来。

  “暂时没有。”

  窦湛一愣,显然没想到季君月既然会这么回答。

  这答案还真是……毫不谦虚,甚至可以说是绝对的自大!

  可是只要看着季君月的人,看着她那身清贵优雅的气质,看着她那张平静浅笑的绝色姿容,那神情太过平静,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所谓的自大狂妄,反而像是一个天生的强者,一个不会被任何事情所难倒的强者,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去相信,她或许当真什么都会……

  皮虎等人也愣住了,看着季君月眼底带出一抹极其怪异的情绪。

  因为今日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来,无论他之前表现的多好,都会给人一种自持凌傲自大狂妄的感觉,偏偏这种正常反应到了季月这个少年这里就不适用了。

  竟然不但没有人让人觉得季月狂妄自傲,反而觉得理所当然,甚至居然不受控制的愿意去相信他的话……

  最后,聪明的人总结出了问题所在,那就是季月的人格魅力实在太强大!

  这个人里有窦湛,有行潜骑,有孙三祥,也有夜砚和阮墨……

  就在这时,远处去检查骑射结果的士兵飞快的跑了过来,那跌跌撞撞的身影看起来并非是因为跑不动造成的,反而更像是激动所致。

  听他那老远就传出来的声音就能确定,他确实是因为太激动导致跑不稳……

  “报……”

  “报……”

  众人抬头看去,看着老远就大喊出声的士兵,心口一跳,莫名的紧张起来,好似这士兵嘴里能说出什么更令人惊震的话来。

  心思细密的窦湛等人已经隐隐想到了那个季月最先射的靶子……

  “报……”士兵跑进,来不及**,就兴奋至极的说:“那箭靶……那支五百米的箭靶被一箭穿心了!……”

  哗!

  全场静默,所有人晒着日光一副呆木的表情……

  五百米射程正中红心不说,竟然还一箭穿透了箭靶!

  刚才是谁说了那弓箭最远只能射出三百射程的?!……

  唯一没有太过惊震的只有窦湛,以他的箭术和经验,之前看季月射出第一箭的时候他就知道射中了靶子,甚至那角度隐隐还有射中靶心的可能。

  后来看到季月六箭齐发,他心中已经多少有了答案,所以现在听到最终的答案,心中一瞬间的惊震过后便是钦佩和惊喜。

  “季月,你真是令人大为惊喜,用三百米射程的箭射中五百米的箭靶,甚至一箭穿心,这就是我都无法做到。”

  这无疑是对所有士兵来说最高最为荣耀的肯定,因为这句话出自素有神箭手著称的窦湛窦大将军之口。

  现如今季月这个名字已经毫无疑问的震惊了整个新兵营,相信不久的将来,同样能震惊整个窦家军。

  一个连窦大将军都自称比不上的新兵,所带出来的震动和连锁反应,绝对不止整个新兵营和窦家军,甚至就是西南军和东南军也一定会为此震动……

  其实窦湛并非无法做到,他同样可以用三百米射程的箭射中五百米外的箭靶,若是发挥的好甚至可以正中靶心,但是却无法做到一箭穿心。

  如此惊人的力量,足够让他窦湛甘拜下风!

  季君月神色平静,并不因为窦湛的话语而出现什么骄傲之色,更别说过度骄傲了。

  那份淡然荣宠不惊的态度让窦湛越发欣赏她了,甚至升起了一种直接将季君月抢回家……噢不,是抢回窦家军的冲动!

  窦湛并不知,这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难以做到的事情,于季君月来说不过是随手拈来,根本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若不是因为身处新兵营,她的目标又在兵权,她也不会做这样没趣的炫耀。

  毕竟,新兵绝大多数都是干净的,正是笼络征服的好时机,她不会错过。

  若说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弓箭射程的事情,此时听到窦湛那身豪气明朗的笑语,一传十,十传百,迅速的传开了。

  这下,再没有人不知道季君月使用的弓箭存在着射程限制。

  或许还有人因为没试过,所以不以为然,觉得若是他们箭术好,同样可以做到超出射程。

  但直到他们自己学了拉弓射箭后才真正明白,打破规则超出限制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一种堪称奇迹独一无二的典范,根本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和认知……

  不过现在众多新兵虽然对这射程之事不以为意,却不妨碍他们因为季君月奔骑箭射靶心而钦佩她。

  一个个看着季君月的目光要多火热有多火热,若不是现场还有窦湛几位让人畏惧的将军在,恐怕早就一哄而上将季君月团团围住嚷嚷着拜师学艺了。

  皮虎看向行潜骑得意的大笑:“你这骑射好的,现在可算是被一个新兵蛋子给比下去了。”

  行潜骑无所谓的瞥了皮虎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这话可是连大将军一起也给挤兑进去了,要知道大将军可是才承认季月比他略胜一筹的。”

  皮虎顿时一虚,飞快的瞄了窦湛一眼,发现窦湛并没有理会他们,这才暗自松了口气,恶狠狠的瞪着行潜骑。

  “好你个行潜骑,竟然给你皮爷爷挖起坑来了,有本事咋不耍嘴皮子,手底下见功夫?!”

  行潜骑看着皮虎动不动就要决斗打架,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可没闲工夫跟你打架,我要跟季月好好探讨探讨骑射之术。”

  行潜骑说着,就看向季君月友好的问道:“季月,一会儿能跟我说说你怎么做到超射程一箭穿心的吗?”

  季君月听言,点点头,她能做到并非是依靠源力,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从小吸收源力她的身体早就被改变的非人类了,别说用三百米射程的弓箭射中五百米的箭靶,就是一千米都不成问题。

  不过一些力的技巧还是可以教给行潜骑的,若是他掌握了这份技巧,相信也能做到射中靶子,至于靶心的话,那得看他这个人身体机能如何了。

  身后一众新兵听了行潜骑的话,那眼神别提多火热了,眼睛里的热度那叫一个不要钱的猛涨,烧的窦湛等人想不注意都难。

  窦湛扫了众人一眼,看着那一双双热切殷勤的眼,心中一个念头掠过,已经有了主意。

  冲着不远处还没有彻底缓过神来的邱靖招了招手,在邱靖快速跑近时,出声道。

  “把你之前安排的骑射教头换了,让季月来教新兵骑射。”

  这句话瞬间让一众新兵齐齐调转了视线,看向了窦湛,那目光几乎是热泪盈眶感动不已。

  窦大将军实在是太体贴!太为新兵着想了!绝对是他们所见过的最好的大将军,就是其它两方军队的大将军都比不上!

  尽管他们并没有与其它两方的大将军接触过,就连见都没见过……

  季君月听言,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并没有拒绝窦湛给的机会,能够成为新兵骑射的教头,对她来说是一件很有利的事情。

  这样更方便她笼络军心……

  窦湛也确实有让季月笼络军心的意图,此时的季月在他心中已经是一个将才的备选者了,他不想让这么一个绝好的将才被淹没,所以会尽一切可能的机会为她开路。

  因为窦湛希望有一天,季月能够亲自领兵去踏平西羯族,为他季家满门报仇,为秦国洗清国耻!

  邱靖自然没有理由不同意,这么好的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骑射高手,能够亲自教导新兵为秦国培养出更多的能人,他自然是乐意之极的。

  所以几乎带着几分兴奋与喜悦的应了一声:“是!”

  那模样哪还有一丝一毫对季月长相的成见,这样一个大才之人,虽然长得真的太具有欺骗性,不过有真本事就好,他绝对不会较真的!

  身后一众新兵顿时激动的欢呼出声,每个男人心中都带着那么一抹天生的热血,对于强者他们没有理由不崇拜,尤其是进入了军营的男人,哪怕是新兵,都渴望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顶天立地。

  季君月展现出来的本事和那份傲视苍穹的霸气,正是他们所向往的,如今有机会接近,有机会学习,哪怕是心中对季君月产生了些许嫉妒的人也都喜悦了,兴奋了。

  邱靖看着一众吵闹的新兵,顿时板脸一吼:“吼什么吼!还不继续跑圈!今天上午的六十五圈和两百投石,若是做不完别想吃饭!”

  众新兵顿时闭上了嘴巴,认命的继续跑圈,心中那阵阵哀嚎无人能听到……

  夜砚和阮墨本来也要跟着一起跑的,可是被孙三祥一句点名:“新兵夜砚和阮墨留一下!”两人只好待在了原地。

  季君月听到孙三祥的点名,心中多少有了猜测,紧接着就见孙三祥看向停留的夜砚和阮墨。

  “你们就是夜砚和阮墨?”

  “是。”两人齐声答了一句,随即,夜砚道:“属下是夜砚,他是阮墨。”

  孙三祥见此,点了点头,然后冲两人招招手,等两人靠近后,就看向季君月道。

  “鉴于你们三人在萧岭一众同党虐杀新兵一案中表现突出,季月从此刻起胜任新兵营你们那个帐篷的什长,夜砚和阮墨胜任伍长,归入季月管辖范围,等下午新兵全部到齐,我会全军通报。”

  季君月听言,并没有多说,只是和夜砚、阮墨一起应了一声:“是!”

  萧岭一案中,萧岭确实没有杀了那些新兵,只是割了他们的根,是和他在一起的那六个士兵喜欢血腥和残虐,将那些被割了根的士兵全部虐杀。

  这件事情是窦湛等人回到新兵营后,再次询问了萧岭才得知的。

  窦湛等人在旁边看着,无论孙三祥是因为窦湛的话而给予三人表扬性的小职权,还是因为季月出色的表现,对于窦湛几人来说,季月这什长是该得到,只要他继续维持这份出色,等时机成熟,绝对能够一飞冲天。

  安排完后,季君月和夜砚、阮墨三人就去跟上新兵跑圈了,窦湛几人也离开了校场讨论接下来新兵的安排。

  等到跑完十圈的时候,夜砚就出现了明显的体力不支的情况,就连阮墨这个有点武功底子的人也都粗喘着气四肢酸疼。

  贵礼和张慈山虽然家境不好从小干活,但都是寻常的普通人,同样跟夜砚一样几乎呈现出一种半停半跑的状态。

  几人已经跟前面的队伍出现了明显的距离。

  季君月不喜欢慢跑,看了几人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加快了速度超过了前面的新兵,渐渐成为了领头人物。

  这速度虽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不过想到她刚才露的那一手,又听邱靖说过她与窦大将军杀敌的事情,知道她会武功,能够跑上十圈还如此淡定沉稳根本不足为奇。

  所以众人并没有太过在意,有几个好心的甚至还出声提醒:“季月……你跑慢点……你们可还有五十五圈呢,你现在跑快了后面就没力气了……”

  季君月看向好心提醒自己的三人,一个三十出头,皮肤粗糙,身体壮实,长得虽然很平凡,却是浓眉大眼给人一种精神奕奕炯炯有神的感觉。

  一个二十一二左右,瘦高瘦高的,但还算精干有力,五官虽然没有肉却极为分明,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长得较为出挑。

  一个十七八岁,个子较矮,不过一米六五左右,笑意盈盈看起来很是活泼开朗,清亮的眼还带着几分精明。

  三人见她看过来,就友好的笑着打了招呼。

  “我叫融禄,是抚远县十五里外融家村人,今年三十三,季月小弟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一声融大哥,我们家乡的人都是这么叫我的。”

  季君月听言,只笑着点了点头,脚下跑走的速度与几人持平,保持着聆听者应有的礼貌。

  那个瘦高瘦高的青年道:“我叫齐全,你别看我挺瘦的没有肉,但胜在四肢齐全,今年二十二。”

  齐全一来就上演了一个冷笑话,看起来是个比较直接又不死板的人。

  “季月你刚才那风采简直棒极了,你叫我功勋就好,我老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从军当兵建功立业,结果因为十五岁那天坡了脚愿望落空,有了我后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这不……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十足彰显他愿望的名字,对了,我今年十八了。”

  很显然,这个功勋很健谈,而且很能带动气氛,至少旁边的融禄和齐全就跟着笑语了几句。

  季君月并没有接这话题,只是在三人自我介绍完后,勾唇一笑:“我先行一步,一会儿再来找你们。”

  说完就提速继续跑了起来。

  “喂……”齐全还想说什么,功勋和融禄就止住了齐全,冲着他摇了摇头:“不用管了,季月既然如此,想必他自己心中有谱。”

  紧接着,三人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季君月的身上,然后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不仅三人,就是在场跑圈的一众新兵都发现了不对劲。

  看着前方那不急不缓颇有节奏跑着的身影,明明那步调不算快,可是每当他们再次看去的时候,季月竟然超了他们半圈。

  下一次看去寻找季月身影的时候,他竟然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的位置,甚至是……直接从他们身边掠过……

  久而久之,众人再次因为季月惊呆了。

  因为在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猛然发现这个之前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训练的新兵,竟然在他们跑到二十五圈的时候,已经跑了四十五圈了……

  “他……他这是第四十五次从我身边经过了吧?……”一人看着季君月从旁跑过的身影,呆愣的问。

  另一人听言愣愣的回答:“加上之前我们没有注意的,他应该至少跑了五十圈以上……”

  一时间,好不容易终于平静下来的校场,再次因为季月惊人的举动而哗然一片。

  “草!这小子是要逆天了!怎么跑的这么快!……”

  某人一句吐槽,充分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不远处守着新兵训练的邱靖早就在季君月提速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见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从他身边跑过了无数次,这才愣愣的在心中算了算。

  五十五圈……

  这小子竟然不过一刻钟就跑了五十五圈!……

  就他那速度,虽然很快,却也不是到让人看不清的地步,怎么可能不到一刻钟就跑了五十五圈!,这简直极度的不合理!

  可是邱靖只能在心中咆哮,因为他确确实实记得季月从他身边经过了五十五遍……

  就在众人惊震于季君月又一次的逆天时,季君月已经跑完了六十五圈的跑圈,然后去了投石的地方进行投石。

  那动作那叫一个优雅,甚至优雅的让人犹如在欣赏一件人间少有的艺术。

  可是他的速度却没有因为那极致的优雅而有所缓慢,反而在众人不自觉沉沦于这份优雅中的时候,结束了投石的训练任务……

  完成上午所有的训练后,季君月这才返身回了夜砚和阮墨几人的身边,看着几人犹如见鬼一般的看着自己,邪肆一笑。

  “我可都把上午的任务完成了,你们还只跑了十五圈,啧啧,这速度简直堪比蜗牛,需要我帮你们吗?”

  夜砚、阮墨、贵礼、张慈山,以及不自觉靠过来的融禄三人,听了季君月的话,愣愣的看着她那张邪肆的笑脸,那容颜绝滟精致,那肌肤晶莹剔透莹白诱人,那含笑的凤眸敛涟着一抹妖华光泽摄魂心魄。

  最重要的是!

  ‘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一滴汗珠!

  连续跑了六十五圈,做了两百次投石,他竟然没有流一滴汗,甚至脸不红气不喘!……

  几人表示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自尊心严重受挫被碾压的彻底!

  季君月见几人不说话,笑容越发乖邪了几分:“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说完这么一句,季君月就转身离开了。

  然后夜砚等一众新兵就见季月走到邱靖面前说了什么,紧接着邱靖就神色诡异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招来两个老兵陪着季月出了校场……

  “他刚才说了什么?”张慈山后知后觉的挠了挠头。

  贵礼回想了一下说:“季月说要帮我们。”

  “他说不说话就是默认……”功勋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夜砚等人并没有说话,心中同样觉得有些不对味。

  直到半个时辰过去后,就在他们几乎要瘫倒在地的时候,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震天响起。

  “嗷!……”

  那声音竟然……那般的近……

  一百多名新兵瞬间来了精神,全部齐刷刷看向发声地,视线落在了校场的入口。

  只见一人一身黑衣,清贵优雅,风华绝代,手中握着一根铁柱,细长的柱子尽头是一个圈,圈里套着某种动物的脖颈,那动物是……

  狼……

  ------题外话------

  小小黑脸们要遭殃了,哈哈~应该有二更,两点左右喔,群么一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九天剑主,九天剑主最新章节,九天剑主 平板TX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