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却笑不出来了,嘴角的弯度一点一点儿的收起。

  嘴唇不自觉地颤了起来。

  他回来了,为什么不跟她说?

  明明,她才刚刚跟他通过电话啊偿。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顾念失神的问。

  也许,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没回来?

  顾念心乱,但是又一想,从南市坐飞机回来,需要将近四个小时。

  可,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才不过是两个多小时前。

  那时候,楚昭阳既然能接电话,就不可能在飞机上。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刚才去,他已经到家了,那时候大概是快六点了吧。”楚恬说道。

  顾念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楚恬却不知道。

  还以为,顾念是高兴傻了。

  “怎么了?高兴傻了吧?”楚恬笑着说。

  顾念艰难的“嗯”了一声,听见楚恬欢快的说:“哎呀,我不跟你说了,万一我哥正给你打电话呢,结果你却收不到,挂了啊,拜拜!”

  挂了电话,顾念说不出此时的心情,很失落,怎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她也没再继续做仰卧起坐,点开通话记录。

  她给楚昭阳打电话的时间,是五点二十。

  这么说来,那时候,楚昭阳明明已经回来了,甚至可能已经在家了,却没有跟她说。

  为什么?

  不知怎的,顾念有点儿心慌。

  心里沉沉的,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她低头握着手机,不知不觉的,就这样发呆了近一个小时。

  等她清醒过来,心里很想给楚昭阳打电话求证,他到底为什么要骗她。

  可,又不敢。

  他既然都没有跟她说实话,她怕,她再问,会不会依旧等不来他的实话?

  她不知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她会怎么办。

  可能,今天晚上就睡不着了。

  但即使不问,自欺欺人着,她躺在床`上,也依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楚昭阳。

  文件和照片虽然都被烧毁,却早已铭刻在他脑中。

  他思绪纷乱,总也冷静不下来,理不出任何头绪。

  楚昭阳一直呆在书房中,没有回卧室。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满满的一水晶瓶子威士忌,还有一只精致的大水晶杯。

  楚昭阳倒了满满一整杯的威士忌,水晶瓶里的威士忌明显便少了近三分之一。

  他喝了一口,起身,去书桌前,拉开抽屉,里面还有几盒烟。

  楚昭阳全拿了出来,仔细一看,是五盒。

  全是他戒烟后,扔在抽屉里就没再管,已经忘掉的。

  都是全新未拆封的。

  骨骼分明的长指捏起一包烟,拆开包装,从里面捏出一根香烟来,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

  吐出淡白的烟雾,嘴里还有稍浓的烟草味儿没有褪去,便又灌了一大口酒。

  喝的急,两口便将满满的一大杯都喝尽。酒意便上涌到脑补,脑袋已经有点儿懵了。

  楚昭阳动作迟缓,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夹着香烟,抽几口烟,又喝几口酒。

  早晨余嫂过来的时候,发现楚昭阳没有在卧室。

  她打开书房门看,就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跳。

  楚昭阳坐在沙发上,通红的双眼眨也不眨的望着虚无的空气,眼中没有一点儿焦距。

  看楚昭阳满眼血丝的样子,像是一宿没睡。

  桌上歪倒着酒瓶和酒杯,还洒了一点儿酒水。地上,撒满了烟头。

  余嫂真是吓了一跳,从她来这儿工作起,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楚昭阳这么失态,没见他这么失控的喝过这么多酒,抽过这么多烟。

  家里什么时候,这么脏过?

  余嫂走进去,楚昭阳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睁着眼,却像睡着了一样。

  余嫂真怕楚昭阳是生病了,有个三长两短。

  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忐忑叫:“先生?”

  楚昭阳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没有反应。

  堆满了血丝的通红双眼,目光涣散,没有焦距,像是根本没听到余嫂进来。

  余嫂真是吓着了,赶紧推了推楚昭阳的肩膀:“先生?先生,你怎么了?”

  好半晌,楚昭阳才眨了眨干涩的双眼,发现眼睛疼得厉害。

  他眯了眯眼,忍着眼睛强烈的干痛,转头看向余嫂。

  “先生,你怎么了?我……我让施医生过来吧。”余嫂说道。

  “不用。”楚昭阳终于出声。

  可是,因为喝了一夜的酒,又抽了一夜的烟,嗓子干哑的不像话。

  听他说话,余嫂自己都感觉嗓子疼。

  “先生,你这样……”余嫂担心的说道。

  楚昭阳站了起来:“没事。”

  说完,他就回了卧室。

  动作机械的将自己收拾妥当,换好衣服,便要出门。

  余嫂见了,忙问:“先生,你不吃早餐了?”

  “不吃了。”楚昭阳淡淡的说,就出了门。

  余嫂站在门口久久不动,一脸担心。

  楚昭阳现在这样子,就像是徒有个空壳,没有灵魂在里面,一切都如行尸走肉一般。

  ***

  这一天,顾念就是工作的时候,心里也总存着楚昭阳的事情,有好几次,心不在焉。

  甚至有一次,还被莫景晟黑着脸,点名批评了。

  顾念知道,她不能再这样了。

  中午的时候,她还是忐忑着,给楚昭阳打了电话。

  顾念一个人躲在天台上,寒风吹着,她也没知觉似的。

  等楚昭阳接起,顾念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电话那头,楚昭阳也静默着,不说话。

  顾念此时,完全没了之前每次给他打电话时,那样甜蜜的心情。

  剩下的,只是忐忑。

  好久,面对楚昭阳都不曾有这样的感觉了。

  “昭阳。”顾念艰难的叫道。

  听到她的声音,楚昭阳一震,还是……很喜欢。

  他闭上眼睛,艰难的说:“嗯?”

  “你回来了吗?我……很想你。”顾念说道,眼圈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被风吹的。

  楚昭阳缓缓地叹了口气,说:“回来了。”

  顾念眼睛一亮,只因为他这简简单单的回答,心仿佛重新跳动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顾念立即问。

  楚昭阳想,可能是楚恬跟她说了什么。

  他睫毛轻掩:“昨天傍晚。”

  “你……都没跟我说。”顾念掩不住失落,但也因为楚昭阳没有瞒她而高兴。

  她想,是她想多了,她跟楚昭阳之间并没有变。

  所以,语气中便不自觉地就带上了点儿撒娇。

  楚昭阳很想现在就过去找她,抱抱她,好好地听她跟他撒娇。

  可,又想到那份文件,以及还未经证实的事情。

  楚昭阳闭上了眼,心里被矛盾折磨着。

  他想,或许应该先让自己冷静一下,才好去面对她。

  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顾念。

  “因为太忙,最近无法抽时间见你。”楚昭阳哑声道,他顿了顿,说,“在南市的事情,回来还有好多收尾。”

  “嗯,没关系。”顾念心又有点儿沉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可她总觉得,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昭阳。”顾念叫道。

  楚昭阳一怔,从她生日那天晚上之后,顾念就没再这么叫过他。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顾念问,是不是,又像以前一样,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却不告诉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门辣女:山里汉子甜宠妻,农门辣女:山里汉子甜宠妻最新章节,农门辣女:山里汉子甜宠妻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